圓覺宗網路系統
首頁















到訪人數:8194011




今天先要講的是,《釋迦牟尼佛說圓覺宗隨緣行因心要講義》。大家先看到這一份資料。在講這一份資料之前,以前說過的部分,這一回就不再多說了。關於這個部分,以前有講過滿多的內容,今天要講的,會從一個更大、更長遠的角度來講;會從一個更寬廣、更長遠的角度來講「隨緣行因」。


以前曾經講過的有關「隨緣行因」的內容,主要是講1999年,我到馬來西亞,個人遇到的一些事情;這些事情是從很小、很細微的角度來談的。今天我所要講的「隨緣行因」已經不是從我自己的經歷裡面,那些很細微的事情的發生來陳述。現在,我對「隨緣行因」已經有全面性的了解,所以,待會要說的,是從很廣的、很深遠的角度來說明。

※「隨緣行因」是全面性、最完整的佛法


現在來定義「隨緣行因」,「隨緣行因」是什麼?「隨緣行因」就是佛法。而且這個佛法用「隨緣行因」這四個字來代表的時候,祂是完整的佛法,是全面性、最完整的佛法。例如:小乘、大乘、菩薩乘、佛乘這些不同類別的佛法,都是「隨緣行因」當中的一部份,全都是祂裡面的一部份。


「隨緣行因」這樣子的佛法,是什麼時候,在人世間出現?是在1999年,我到吉隆坡的時候,才第一次聽到。──那是這四個字第一次在人世間出現。這四個字是誰讓我知道的呢?是華藏祖師經過中間人轉述,而告訴我的。這是「隨緣行因」在我們娑婆世界的人世間第一次出現的情形。

※「隨緣行因」含攝所有的佛法


我從那時聽到「隨緣行因」,到後來拒絕祂,再到最近的接受,這一連串的過程,到了今天,我才全部了解了,原來整個佛法就是「隨緣行因」。我們以前所接觸的各式各樣的佛法,不管什麼大小十三宗,不管是大乘小乘,不管是哪一種,都是「隨緣行因」的一部份,都是「隨緣行因」的某一個部份而已。換句話說,「隨緣行因」這四個字,就把所有的佛法都涵蓋了;所有的佛法全部都含攝在其中了。

※佛世界早就在用「隨緣行因」,只是沒有這個名詞


「隨緣行因」的佛法,是在1999年,在娑婆世界的人類世界第一次出現。在佛世界呢,祂們其實早就這麼用的。佛世界中的佛菩薩們,並不是用語言、思維的方式在運作;所以,即使祂們早就在用「隨緣行因」,卻沒有這個名詞。


這個名詞,是給用思維的、用語言的人類而設立的,是為了要讓人類懂得,才找出這四個字。佛世界根本就不需要用語言文字,也不需要用思維的,祂們是用祂們的直覺、覺性在運作的,所以沒有這四個字。


我們用人類語言來說的話,佛世界早就在用「隨緣行因」,不管是那一類佛法,都是這樣子的,沒有變過。但是祂們沒有辦法講給人類聽。一直到1999年,才第一次講給人類聽。我是第一個聽到的人,聽到以後,還產生反感。因為受不了,直到今年初,才願意接受,才開始懂;到現在,喔!原來「隨緣行因」是整個佛法,祂原原本本就是這個樣子的。


佛菩薩在傳佛法時,要面對不同的眾生,眾生的程度高高低低、各式各樣,都不一樣,祂們要把佛法變成眾生可以聽得懂的話才行。像我們娑婆世界這樣子的人類,祂們一直摸索不出,用什麼樣的語言可以把這樣子的意念傳達出來,一直沒有。直到1999年才第一次傳達出來;傳達了,還碰到我這個人,做出反感的反應,而且還搞了一段時間;搞了十幾年以後,我才能夠接受。

※所有的佛法都涵蓋在「隨緣行因」四個字裡面。


所以現在,我要怎麼表示「隨緣行因」呢?「隨緣行因」就是一個完整版的、全面性的佛法;「隨緣行因」這四個字就涵蓋了所有的佛法,祂是最純、最正的佛法,而且是很廣的;整個、所有的佛法都涵蓋在這四個字裡面。

※佛陀隨著不同的緣,就講出不同的行因的佛法


為什麼所有的佛法都會涵蓋在這四個字裡面?因為那最重要的兩個字是:「隨緣」,奧妙就在這裡。佛陀隨著不同的緣,就講出不同的佛法;就講出不同的行因的佛法。

※菩薩對眾生聞聲救苦,因眾生還在嬰兒階段


我現在就來舉例了。譬如說,有一個修行者,這位修行者我們說祂是菩薩好了;還有一般的眾生,他不算修行者。菩薩跟眾生之間的關係,如果就像父母對子女,子女還在嬰兒階段──眾生就是相當於嬰兒階段的子女;父母就是修行者或者是菩薩,小嬰兒就是眾生。


如果他們的因緣,他們的緣是這樣的一個緣的話,這個父母一定是這麼做的。怎麼做呢?你看嘛,這樣子的父母,對待這樣子的嬰兒,他們的關係是不是「聞聲救苦」。嬰兒只要哇地哭了,父母馬上跑去救他──聞聲救苦嘛。然後,「眾生有罪,我當代受」,是不是這樣?嬰兒拉屎拉尿亂拉一通,這是不是都是父母的事,都去代受、去處理了。在這樣子的階段,菩薩與眾生的關係就是這樣嘛。


好了,當哪一天,這個嬰兒已經長大、二十歲左右了,你還要聞聲救苦嗎?你還要眾生有罪,我當代受嗎?當然不是這樣嘛。如果還這樣做的話,這個父母錯了嘛,對不對,這個菩薩也錯了嘛。子女成年了,當然就要教他什麼呢?自己做自己承擔,所有的罪自己要把它解決;要學會獨立自主;要在因上面去改進,果上面自己一定要去承受,自己去解決它。而不是靠父母,你已經二十歲了,拉屎了還要父母幫你擦嗎?


子女成年了,就是要教他獨立自主,要他去面對承擔他自己所作所為的後果,他想要得到什麼結果,他要自己努力把它達到,而不是靠人家幫助。我們對一個成人的兒女,是不是這樣對待?就這樣對待呀。

※菩薩教眾生「隨緣行因」,因眾生已長大


我們現在教的「隨緣行因」,乃是因菩薩跟眾生之間的緣改變了,眾生已經是成年人了,不是嬰兒。我們現在所教的「隨緣行因」,是這樣階段的佛法。


過去教菩薩的佛法是什麼?教菩薩對眾生要聞聲救苦;眾生有罪,我當代受。就教菩薩這樣子做。因為眾生還在嬰兒階段,父母當然是這麼做的。

※現代世界是行個人主義,菩薩已不適合替眾生代受罪業


現在不同了,現在為什麼會不同?因為現在的眾生都長大了。為什麼眾生變成成年人了呢?主要的原因是,過去我們人類的社會不是個人主義,現在我們的世界已經都是個人主義了。過去我們的社會,整個家族或是某個社會階層,他們是一體的。


什麼叫做一體?我們看我們自己的身體,你就知道了。你的頭跟你的腳一定不會爭風吃醋,因為他們是一體的。你的腳一定不會抱怨:「你這個頭怎麼老是高高在上,把我壓在下面!?」沒有這種抱怨的,因為他們是一體的。

※唯當菩薩與眾生一體時,才能代受罪業


當它是一體的時候,「聞聲救苦」、「眾生有罪,我當代受」,那是非常合理的。因為眾生就是我;我就是眾生,他們是一體的。所以這樣就沒有問題。


可是,現在社會不再像古代社會那樣了,現在講究的都是個人主義。個人主義的話,頭是獨立的、腳是獨立的,它是個別的。所以菩薩代受眾生的罪就不行了,就不能那樣做了。


所謂成長,也不過是這一個地方起了變化;這樣一起了變化,就不能照原來的方式做了。為什麼呢?就像現在的法律,都是每個人自己要負責的。你犯的法,是你犯,不是我犯;那為什麼你犯了罪,我要幫你去坐牢?!沒有這回事嘛!沒有這個道理!因為已經是一個一個這麼分清楚了、算清楚了。用我的話來講,就是小孩變大了嘛。


這個條件變了,大概也不過是近幾百年的事──就是人類的文化裡面,個人主義興起了。個人主義強調最明顯的,就是美國的文化。像我就聽過一位美國的同修講,他們要去看他們的兒女,還要得到兒女的批准才可以去看的。你說,如果這一家人是一體的,哪有這種事。可是,美國就變成這樣子。


如果已經變成這樣子了,兒女犯了罪,我做父母的還要去聞聲救苦,還要去代受,有這個道理嗎?沒這個道理,這個完全不對,邏輯完全不對。因為不對了,所以佛法就要做調整。

※當修行者跟眾生關係的性質改變了,佛法也要跟著調整


隨著修行者跟眾生的關係改變了,也就是緣改變了,你就要調整。這樣的調整,才是適合當代的佛法。如果時空條件改變了,你還不調整,那就是一個死的佛法。

※小乘、中乘、菩薩乘,各是什麼因緣


好,從另外的角度來看,某些眾生的根器只適合修羅漢乘。為什麼他們只適合修羅漢乘?因為他們覺得最困擾的問題,就是生死問題。肉體的生死問題,在他們的生命裡面,是他們最大的困惑、最大的痛苦、也是最大的困難。當眾生是這樣子的時候,你要怎麼幫助他們?就是教他們怎麼了生脫死──這個佛法就是羅漢乘的佛法,羅漢乘的佛法就是解這個問題。


釋迦佛也是看到了這點,當時祂到印度的時候,看到眾生就是有生老病死的痛苦。所以祂就發展出羅漢乘的佛法──就是四聖諦──教你怎麼把這些煩惱滅掉,然後,證到把這個死亡的問題解掉。怎麼解?就是證入涅槃。


證入涅槃,就像我們現在科學做實驗一樣的,是可以證入的。科學最自豪的地方就是:我把某東西證出來了以後,把方法交給別人,別人也能夠照樣做到,這個才對。科學一直強調這個原則。我告訴你,證涅槃也是這樣的東西,照這麼做,每一人都可以做到。


當眾生擔憂生死問題的時候,就要教他們羅漢乘的佛法。如果這些人當中,程度有高一些的,那就教他們辟支佛乘的佛法(中乘),就教他們因緣法,就教十二因緣。中乘就是這麼來的。


所以祂是看這個緣是什麼,就傳什麼佛法。這個緣是羅漢乘的緣,就教羅漢乘的佛法;這個緣是辟支佛乘的緣,就教辟支佛乘的佛法。菩薩出現的時候,祂就教菩薩大乘。像剛才我們說聞聲救苦,眾生有罪我當代受──那是菩薩乘的佛法。菩薩乘也有不同的階段,我們現在教的「隨緣行因」,要你們獨立自主,要幫因不要幫果等等,這還是菩薩乘的佛法,只是階段不一樣而已。


這麼講的話,那可以隨的緣,就不只我剛才講的這些,就多的不得了,有些完全超乎你想像的。你可能認為那個怎麼叫做佛法?那個其實就是佛法。這樣子的佛法都存在,都含攝在這個「隨緣行因」的內容裡面。每一個都是隨緣的。


所以我現在就下一個結論:「隨緣行因」就是完整版的佛法;最完整的佛法了。這樣子的佛法在佛的世界裡面,祂們一直都這麼做的,並不是現在才出現,祂們現在才這麼做,不是的!早就這麼做的,一直都是這樣子。

※為什麼世間有各式各樣、各門各派的佛法?


為什麼我們在世間能夠看到各式各樣、各門各派的佛法?又有密宗、又有什麼顯宗、又有什麼淨土宗、又有禪宗……。怎麼那麼複雜?怎麼那麼亂?又可以吃肉;又不可以吃肉。又一定要出家,不出家就不行。有的也不需要出家,不但不要出家,而且很多佛都有兒子。在《法華經》裡面提到羅?羅經常作佛的長子──〈授學無學人記品第九〉:「佛告羅?羅:『汝於來世當得作佛,號蹈七寶華如來、應供、正?知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間解、無上士、調御丈夫、天人師、佛、世尊。當供養十世界微塵等數諸佛如來,常為諸佛而作長子,猶如今也。』」如此一來,那些強調不可以結婚的,結了婚的就不能修行成道的,就成了矛盾的論點。


你看那些錯亂的、顛倒的事情,你聽了以後,會不會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?其實,原因就是佛所傳的都是「隨緣行因」的佛法──不同的緣出現的時候,就呈現出不同的佛法。所以我們根本就不需要困惑。

※原來佛經都是有針對性的


你看,我這樣子的人,在十三年前,都受不了的。為什麼十三年後,就能夠接受了呢?其實是被祖師調教的,調教到能夠接受。譬如說,我被調教的過程當中,就遇到了好多事情。遇到了什麼事情呢?因為我們修行都是照著佛經所述的原則,好像哪一部經裡面最強調的那些原則,我都在堅守嘛。後來,能跟祖師溝通時,祂教我的東西,跟佛經裡面的那個原則是相反的。我就很驚訝了,我說:「怎麼可以這樣子呢?經典裡面說,不是要這樣子嗎?某某經,我都可以背得出來,大家都耳熟能詳的,而且不只一部經,好多經裡面都是這麼講的。為什麼您現在教我的是跟那個相反呢?」我就不能接受了。我現在已經記不得是哪些事情。


這個時候,跟我直接溝通的是釋迦佛,釋迦佛就直接了當的說:「喔,那些經不是給你看的。」「怎麼不是給我看?可以給別人看,為什麼就不是給我看的?」祂直接了當地就說:「那個佛經不是給你看的,你把它丟掉,就是不要管。」


像這樣子的對話多了,很多次以後,祂就會有一個說明。就說:「某一部經是針對某一些人,佛講經的時候都有一些對象,是針對那些對象而說的;並不是說給你聽的,所以你不需要遵守。」那些內容是那些對象需要的,而且是適合的。他們適合接受的這些內容,並不適合我,我不需要抓來接受、遵守。


所以我就得到一個印象:原來佛經都是有針對性的。都是針對某一些眾生,針對他們的需要,講一個他們可以接受又可以實踐的一個修行的法,那就是一部經。


那麼,所有的佛經,我們都要接受嗎?如果你把所有的佛經都拿來讀一讀,你就會發現這些佛經裡面,有很多都是互相矛盾的。那怎麼辦?我們很聰明地把裡面共通的、不矛盾的部分,把它摘下來。這樣,總可以了吧?現在我知道,那樣也不行。因為那個也不是適合你的。為什麼呢?因為佛每次講法的時候,都是在隨緣的;你沒有那個緣,你要那個佛法幹什麼?!

※要隨自己的緣去行因


所以你要做的,就是明白你自己的緣;隨著你自己的緣,然後去行因。這個是你的!這個才是你的!


「隨緣行因」我們這麼來看待的話,那就千變萬化、太豐富了、太多了。我們管祂有多麼豐富,我們要的就是自己的緣,行自己的因。──這也很簡單,也不複雜。


所以這一個「隨緣行因」,對人類而言,是非常圓滿的一個佛法。針對每位修行者的需要,也不複雜,對你來說就是好用、又適合。我們要的,不就是這個嗎?每一個個人,每一位修行者要的,不就是這個嗎?!好,所以我說,「隨緣行因」是一個完整的佛法。


好,以上的介紹,是從比較長遠,比較寬廣的角度來介紹「隨緣行因」。這樣子的話我想你們對「隨緣行因」,就更加瞭解了。好,關於這個部分,有沒有問題?


【現場問答】

※放掉思惟、語言,「實相的緣」才會出來


吳:師父,聽起來我們要先找到適合自己的緣?


師:你要找到自己的緣,對。


吳:怎麼找?


師:這個啊,第一個最好把思維、語言放掉,那個緣才會出來。如果你還是在用思維的方式找的話,你會找到思維的緣,找不到實相的緣。實相就被你隔開了,你是碰不到的。


吳:謝謝師父。

(以上內容整理自20131124修行班三,上午第一節課)




圓覺文教基金會 地址: 台北市襄陽路六號2樓
電話::02-23893366 傳真:02-23619265
網址:http://www.obf.org.tw E-mail:service.oah@msa.hinet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