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性、感性與願性

 

梁乃崇

 

像菩薩乘願再來普渡眾生,他沒有理由的,

他不這樣做,他不舒服的。

他不要錢,也不要地位權勢,也沒有什麼愛好不愛好。

 

 

  

 

各位先生、各位女士,今天要講的題目是「理性、感性和願性」。我先解釋理性、感性與願性的定義,再綜合起來看這三個面向。

 

※心靈三面向與其他知識系統的比對

  

這三個性質不是說我們心靈有三類,它們是心靈結構的三個面向,三個是一體的,而且互相關聯。每一個面向,都由低至高,有不同層次的境界。境界愈高,心就愈空靈具足;境界愈低,就愈重濁,並且常感缺乏不足。三者的運作是整體的,不能切割開。

 

 

 

(圖一:心靈結構的三面向)

  

現在我就用這三角體來代表這三個面相(圖一),並且列出它們的對照關係(圖二)。我們看到,理性可以對照到大家熟知的IQ,或智仁勇的智,或真善美的真或知情意的知;感性可以對照到EQEQ這個名詞差不多出來了十年,我們譯成情緒商,另外對照到智仁勇的仁,真善美的美以及知情意的情;願性可以對照到AQAQ這個名詞才出來一、兩年,我們譯為挫折商或逆境商,另外願性還可對照到智仁勇的勇,真善美的善以及知情意的意。這三個面向,人一定都會有,所以,如果你只有一個面向,而其他兩個,你不會或者說不太瞭解,那是很不健康的。換句話說,這三個面向都非常重要,是缺一不可的。

 

 

 

 

(圖二:「心靈三面向」與其他知識系統的比對)

 

※理性是在求知、求真、求智

 

我們先來看對照於理性的IQ,大家都以為IQ高就是聰明,我們做智力測驗,實際上是在測量你的思考速度。所謂IQ高,就是思考速度快。有一件很有趣的事,大家都說愛因斯坦很聰明,他的IQ是很高的,有180,可是他在做學生的時候,成績是不很好的。假如要用這個成績來猜測他的IQ的話,那肯定是不高的。所以,這裡是屬於我們的智慧,也就是理性的部分。理性是在求真、求智的,也就是在求知,所謂求知,它的重心在懂不懂。所以,如果對非常重視理性的人說:你不懂!那真是奇恥大辱!這裡的重點就是要「懂」,要「知」,這就是理性的特徵。就像飛安委員會的工作是調查真相,就是在求真,重點是在懂不懂!我想這個就不再多說了。

 

※感性是在求仁、求情、求美

 

再來看感性,感性求的是仁,是屬於情方面的,也是在求美。如果是一個藝術家,他追求的是美,重點就是有沒有情!有沒有情就是有沒有好感,這一部份就屬於「感性」。如果「真、善、美」裡面,只能選一個的話,我選的是「真」。你會選哪一個?有人會選「美」,那他是屬於「感性」比較重的人;選「善」的話,是「願性」比較重的人。「智、仁、勇」裡面,你比較喜歡哪一個?喜歡「仁」的話,那你是「感性」比較重的人;喜歡「智」的話,那就是「理性」比較重的人。

 

所以,感性到底是什麼?我相信在座各位一定知道。我們每個人都一樣,從過去以來一直都會這樣:如果你太理性了,心裡面會覺得空虛,會覺得不足,為什麼呢?因為另外兩邊沒有被滿足。你心裡面有需要,所以,在生活裡面,自己就會把環境弄得美美的,這樣就舒服一點,比較不會枯燥乏味。各位在飛安的工作偏重在理性,但是,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,你還是要生活的,所以,生活裡面還是需要感性這方面來調合。譬如唱唱歌、看看電影,要不然也要出去郊遊或旅行,那都是要滿足這個部分。如果一個團體大家都很理性,沒有感性,就會像沒有潤滑油的機械一樣,常常會碰撞,有了感性這一部份,大家在工作、相處的時候,就會有潤滑作用。

 

有些人很厲害,他能夠控制別人的情緒,或者是掌握別人的情緒。他要你高興你就高興,讓你生氣你就生氣。能夠這樣,當然是他先把自己的感性掌握得很清楚,然後就可以掌控別人了。這個能力,可以使一個人事業成功,是非常重要的,如果這部份掌握不了的話,事實上,對一個人、對一個團體,會比較難掌握。

 

以前吳大猷就常講:「人是最難搞的,搞物理都很容易。」為什麼人比較難搞呢?因為他有感性,你不懂感性,當然就覺得難搞了,如果懂的話,人也是好搞的。所以,飛機好搞,人也好搞啊!我想,這是生命的特徵,如果是搞飛機的話,因為飛機是物,只要用理性去對待它,大概都可以把它搞定。但是,生命就不同了,生命除了有理性之外,還有感性,你一定要懂得感性,才能夠把握它。

 

※願性是在求意、求善、求勇

 

再來就是「願性」,「願性」是什麼呢?「勇」跟願有關,「善」也是願,「知、情、意」的「意」是意志,意志就是願性。我們從小讀書,一定寫過一篇作文:我的志願。你的志願,就是在講你的願性是什麼?也可以代表你的意志是什麼?或者是你的人生方向是什麼?這些都是「願性」,可是現在這個部分被我們忽略了,心靈就缺了三分之一。

 

譬如說,有些人上大學要選什麼科系,是爸爸媽媽幫他決定的。很多讀醫學院的學生,自己根本不喜歡醫學,是爸爸媽媽要他讀的,或是隨著社會的價值觀去讀的。後來他也做了醫生,但這不是他的志願,他這一生真的會很痛苦。這個現象就表示我們還不瞭解「願性」是什麼,如果大家對於「願性」清楚的話,就不會犯這種錯誤。說到這裡,大家就可以瞭解到心靈這三個面向是同等重要,缺一不可的,如果只重視其中一個或兩個而忽視其他一個或兩個,是絕對錯誤的。

 

 

 

 

(圖三:理性的層次)

 

※理性的層次

 

我們就由淺至深來談理性(圖三)。你常會想東想西是吧?那想東想西的心就是比較低層次的理性。如果你有系統地想,思維是有系統的,就是比較高層次的理性。比這更高一點,就是形而上的邏輯論證,我相信在座各位,對於邏輯論證一定很講究,就好像偵探要用邏輯論證,抽絲剝繭地把真相找出來一樣。比邏輯論證再上一層就是智慧,在這個層次,他可以接受的假設是多種假設,多種假設透過邏輯論證,可以得到多樣的結論。不同的假設,經過邏輯論證,就會得到不同的結論,有智慧的話,就可以接受很多不同的假設,如果智慧不夠,就只能接受一個假設。如果你可以接受很多假設,即使是相反的,你也可以接受,都可以拿來用,這樣的理性層次,就達到了智慧層次。

 

※直覺能生萬法

 

如果你只能接受一個假設,其他的假設不能同時接受,特別是相反的更不能同時接受,這個智慧就沒有那麼高的層次。那更高一個層次是什麼呢?就是「思議所不及」,也就是邏輯論證達不到的地方,是不可思議的,但是又清楚明白,到了這個境界就是「般若智」了,是屬於一種直覺,這個直覺能生萬法。當我一講到這個層次的直覺,就跳得太高了,好像不太容易懂。但是,我要提醒各位這一層次的直覺,是你每天都在用的。

 

我舉個例子,譬如有一天你拿著榔頭釘釘子,不小心敲到手了,痛不痛?那種立即的痛感,那麼清楚,是經過思辨的嗎?沒有,那個就是「直覺」。譬如說,這個三明治到底好不好吃?你要經過思維、邏輯論證,才知道它好不好吃嗎?不需要啊!一看就知道的。所以,我們在做非常多事情的時候,根本都是在用直覺,但是,問題是你常常不承認你有這種東西,你以為你沒有,實際上我們是有的,而且時時刻刻都在用。雖然實情是這樣,直覺還是需要鍛鍊的。

 

※理性的限制

 

有了假設,我們經過邏輯推論後,就會得到一個結論。假設是你自己定的,你可以定N個假設,也會得到N個結論,這只是邏輯論證而已。但是,我們在做邏輯論證的時候,是不是很嚴謹?「列子」裡面有一個「亡鈇意鄰」的故事,說有一個人掉了一把斧頭,心裡就猜測是鄰居的孩子偷的,於是他看這小孩的行為、走路就像賊,再看他臉上表情也像賊,聽他說話也像賊,看他所有動作態度,沒有一樣不像賊。沒多久,他到山間去挖地,找到了自己的斧頭,這時再看這個小孩時,所有的動作態度都不像賊了。這個故事告訴我們,只有邏輯論證是不夠的,結論是要經過查證的。所以,飛安委員會就是在做查證的工作,這是非常重要的一環,因為這樣才會得到真的東西。經過邏輯論證得到的答案就是知識,而推論,也就是解題的能力,包含前面猜想的能力,就是所謂的「智慧」。

 

不過這樣的理性還是有限制的,它的限制是什麼呢?是在它的基礎是假設,假設改變了,後面的結論就會跟著改變。因為這個假設是隨你選的,意思就是要得到任何結論,你都可以得到,只要選一個適當的假設,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結論。所以,邏輯論證並不能證明答案就是真的,一定要經過查證,查證就是做實驗,就你們的工作來講,就是要去做調查,而調查也等同做實驗。科學的實驗也是有限制的,是什麼呢?科學實驗要能夠重複,那麼,科學實驗是怎麼認知、怎麼知道、怎麼判斷這就是正確的證據?證據擺在那裡,它自己不會講:我是正確的證據,不會的。而這個證據、實驗的結果、查證出來的證據,到底是對,還是不對,怎麼判斷?證據本身是不會說話的,我們說證據會說話,其實它本身不會說話,是人在說的,是在人的認知之下,說出來的。所以,最重要的限制,還是受人的認知的影響,因為,這些查証所得的證據,還是人說的。凡是人說的,就不一定是絕對正確。所以,犯罪案子也會誤判,誤判的事情還是會發生,為什麼?因為這是人做的。

 

我們如何超越這個限制呢?就是要超越到理性之外,所謂理性之外,就是要超越到沒有假設,到「空、無」的層次。如果你可以超越假設,那麼,它無限的潛力就會出來。套一句佛家用語就是「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你能「無所住而生其心」就可以超越假設。如果是「有所住而生其心」的話,就沒有辦法超越假設。

 

 

 

  

(圖四:感性的層次)

 

※感性的層次

 

接下來講感性(圖四)。我們來看,感性的最低層次,就是情緒,再往上一層就是感情,比感情再高一層,就是feeling。這一個層次,我一直要找一個名詞來表達,以前用「感覺」,覺得不對,後來就用「感性」,感性是好一點,但也覺得不太適合,找來找去就找了英文字:feeling。這個字,我發覺美國人他們的意思,跟我要表達的是一樣的,就代表我要的意思。很奇怪,跟我們中國人講feeling,大家統統都懂,所以,就用了這個字,而且很正確地知道我要講的意思。如果我用「感覺」來表達的話,反而會聽錯。所以,這個層次大家是有的,但是,中文裡面並沒有一個適當的字來代表這個層次,反而英文有。比這個層次再高一點,就是所謂的「大愛、博愛」以及「先天下之憂而憂」。而大家常講的「慈悲」是在更上一層,是與「情感所不及」「憎愛不關心,常伸兩腳臥」在同一個層次。

 

※感性的直覺層次

 

所謂的慈悲,就是「無量慈悲」。這個層次到了直覺,也就是感性的直覺層次,那是什麼呢?是「情感所不及」的狀況,感情到不了這裡,那它是什麼呢?就是六祖所說的「憎愛不關心,長伸兩腳臥。」那是什麼境界呢?就是感情所不及,就是超越了愛恨情仇,得大自在。這樣的境界,就是「無量慈悲」的境界。這個境界又到了我們所謂的「直覺」層次。

 

※受生愛,愛生取

 

我們再來看feeling是什麼?我用我自己的經驗來講,年輕的時候,我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,根本不知道感性是什麼。可是,有些同學很會談戀愛啊!跟女朋友感情好得不得了,我不懂談戀愛是什麼,也沒有女朋友。所以,我就問他:「喂!談戀愛是什麼?」他聽我這樣問,就說:「哎呀!你好像完全沒有感情這個東西。」我說:「我就是沒有啊!那你教我啊!」於是這個好朋友就教我了。可是他怎麼講我都聽不懂,因為我真的搞不清楚。那時他就到市面上買了一本《世界偉人情書大全》,厚厚的一本,然後就翻給我看:這一個偉人是有真感情的,那個人他沒有。我說:你怎麼知道?他也講不出來,只說:這個就是有嘛!在裡面又翻到拿破崙的情書,我們一篇一篇的看,他說:這有真感情。約瑟芬是拿破崙的情婦,她也有回信啊!他說:約瑟芬沒有,感情是假的。我說:我就是看不懂,為什麼這是假的?他又要我寫情書給一個假想的情人,我就寫,寫了幾次,他看了以後說:「哎呀!這個不行,你的情書裡面,都是『因為怎麼樣,所以怎麼樣』,『因為你很好,所以我要愛你』『因為你很漂亮,所以我要怎麼樣……』」我說:「不這樣,不然要怎樣?」我就發覺腦子裡面,全都是「因為、所以」這個結構。他說:「你要把因為、所以拿掉。」我說:「拿掉就沒有了,就寫不出來了。」他這樣很熱心地教了我三個月,然後到最後一天就說,他放棄不教我了,說他沒有辦法。雖然這麼說,到了第二天,他還是一大早就跑來,他說:這是最後一次了哦!實在沒有辦法就沒有了。他就草草的畫了一個圖,這一個就是感覺,另外一個才是感情,加上一個理由那就是假的,從你的感覺一出來的就是感情。他這麼一講我就懂了,我不是沒感覺!只是不知道他們講的感情,原來是這個東西。所以,就在那一剎那,我完全懂了。我說:原來你們講的是這個,我知道啊!而且我有啊,這是什麼東西?就是feeling

 

懂了以後,我就跟他一樣地神,一對男女走過,不管是親密的、不親密的,我很清楚的知道他們有沒有感情。有一天偶然遇到一個朋友,當我和他在聊天的時候,有一個女孩子過來跟他閒話兩、三句,等那個女孩子一走之後,我就問說:「你們有很深的感情哦!」我這麼一說,把這個朋友嚇死了。因為他不想要人家知道他和那女孩子的感情,以為掩飾得很好,怎麼一下子就被我看穿了,真是嚇到他了。從那個時候起,我就知道我真的懂了,因為經過了查證。那個時候,我們很得意,他自認為是天下第一情聖,我說:那我是第二吧!學佛之後,讀了「十二因緣」,看到「十二因緣」中講「受生愛,愛生取。」看到這一段我也嚇到了。原來兩千多年前,釋迦牟尼佛就懂了「受生愛」:就是由感受直接生出來的,才是真的愛嘛!我只懂得這一個,祂懂十二個,我還自認自己是天下第一,原來兩千多年前,祂就清清楚楚了。

 

 

 

 

(圖五:十二因緣及好感、愛、佔有流向示意圖)

 

※沿著十二因緣逆向回來,愛就會一直存在

 

好,現在我來解釋(圖五):譬如說,我們在愛一個人的時候,事實上,在愛他之前,一定是先有好感,那個好感就是「受」,也就是感受、感覺,這就是feeling。有了feeling以後,才會去愛,愛了以後,就會怎麼樣?就要佔有、要控制。當好感變成愛的時候,好感就沒有了,當愛變成佔有的時候,愛也沒有了,只是佔有。所以,「婚姻是愛情的墳墓」就是這麼來的。人一定是依著「十二因緣」這樣走下來的(由「無明」往「老死」),走到後來就是生老病死。佛法要我們怎麼走呢?就是要我們逆向來走(由「老死」往「無明」),逆向走回來就不會往「老死」落下去。所以,在「愛」這個地方,我們不要只想保有愛,你要沿著十二因緣逆向回來,愛就會一直存在。也就是說,你要一直保持在有好感這裡,那麼愛就會存在,就不會落下去。我們一般講的愛恨情仇,就在「愛」這裡,你只要能提升上去,你的愛就會更開闊更豐富。所以,我們要回溯,回溯到我們的感受、欣賞的態度這裡,那你就會保有美,也會保有那個feeling,不要隨著習性向外馳求。因為這樣的回溯,就會回溯到無明,無明過來就是本明(也就是禪宗說的「本來面目」),如此就可以一直回溯到直覺,這樣的回溯,才是向內心的,也才會越來越開闊。

 

 

  

(圖六:願性的層次)

 

※願性的層次

 

接著講願性(圖六)。如果一個人遇事常猶疑不決,他的願性就很低;若遇事有所決斷,能做取捨,那他就在比較高一點的層次,這是就日常生活的小事情來說的。大一點的事情,比如:作人生的大抉擇,或說人生的志願,這個層次又要高一點了。再高一個層次,那就有關你的信仰、使命感,也可以說是永恆生命的抉擇,就不只這一生了,也就是生生世世的生命,你怎麼抉擇的問題了!還有比這個更高的,就是「意志所不及」,到了這裡就超越了意志,他有大無畏的精神,雖千萬人吾往矣!

 

※願性直覺層次的威力

 

這個層次還有一個「無始清淨大願」。菩薩都是依「無始清淨大願」而來的。「無始」就是不知道從什麼開始就來了,就有這麼一個清淨的大願,沒有理由,一開始就來的。所以到了這個層次的願性,是既不講感情,也不講理性,就是「我要什麼」!這個層次的願性對我們的影響是很大的,當你達到這裡時,你就知道,就像孟子所說的「自反而縮,雖千萬人吾往矣!」任何困難都不在乎,這就是我要做的,是非常勇猛、意志堅定、無可動搖的,那就是到這個層次了。

 

像菩薩乘願再來普渡眾生,是沒有理由的,不這樣做,他不舒服的,他不要錢,也不要地位權勢,也沒有什麼愛好不愛好。你看,這個「願性」,我們覺得不了解它,隱隱約約知道一點,但是,對人類的影響是很大的,我們大概都在不知不覺之間受到影響。

 

你的志願是什麼?自己要去找到內心渴望的東西,那個渴望才是你的志願。我知道很多人一直找不到,他自己也不曉得要幹什麼?因為他自己不曉得要幹什麼,所以,爸爸、媽媽要我幹什麼,我就幹什麼;老師要我幹什麼,我就幹什麼;或者這個社會價值觀,鼓勵做什麼,就去做什麼。你要努力去找,去發掘自己到底想做什麼,每個人一定有的,不然,不會來做人。

 

※願性的限制與超越

 

「願性」也是有限制的。「願性」的限制就是常常認為:哇!我的願望太大了,怎麼行呢?人生苦短啊!自己認為哪有那麼大的願力,所以,還是小一點吧!覺得這樣才可以完成,這樣子的話,你的願性就被限制了。像菩薩的「無始清淨大願」,根本不在乎這一生的,他的生命是無限的,所以願性就無限。當你感嘆生命短暫,限制了你的成就,就要發菩提心,證「無生法忍」,這樣一來就能夠行菩薩「無始清淨大願」,沒有任何限制了。發菩提心是什麼呢?就是你的真心,也就是真正的本性,而證「無生法忍」就是靠近了你的真心。所以,要能夠行菩薩大願、做菩薩行的話,就要回到直覺的部分,亦即到了願性的最高層次就沒有受到限制,這裡即是直覺這個層次的願性。

 

 

 

 

 (圖七:理性、感性與願性的比對)

 

※理性、感性與願性的比對

 

這裡我們將理性、感性與願性的層次綜合起來看(圖七):這個表是互相的對比,剛剛我們都已經一個一個地說明過了,大家可以就心靈三面向的層次由低至高互相對照,就可以發現他們的對比關係:每一層都類似,都是可以類比的。而到最高一層,我們發現「直覺」是心靈三面向共同的最高境界。什麼是直覺?我們又怎麼讓直覺恢復、展現呢?以下我將一一說明:

 

※直覺就是從菩提心直接去知覺

 

什麼是直覺?直覺就是從菩提心直接去知覺。什麼是菩提心?菩提心就是你的「能知能覺」,每一個人都有能知能覺,最純粹的能知能覺,就是菩提心。什麼是「能知能覺」?譬如說,我站在這裡,你們看見我了,就是因為你們有能知能覺才看得到,這個就是菩提心。當然,能知能覺有層次淺的,層次淺的還不純粹,所以,要到層次最高的純粹那個部分,才是菩提心,也可以說就是你的真心,用禪宗的話來講,菩提心就是「本來面目」,所謂本來面目就是菩提心,那菩提心是什麼?就是最純粹的能知能覺啊。像前面舉的看見我的例子,菩提心一點都不神秘,我們天天都在用呀!

 

不純粹的能知能覺,一定要靠這一個純粹的能知能覺,它才有作用。如果說我的最純粹的能知能覺沒有了,而我現在用了一個不純粹的能知能覺,這是不成立的,不純粹的能知能覺要起作用,純粹的能知能覺一定要跟它在一起,才會起作用,而純粹的能知能覺,就是所謂的菩提心。

 

你用你的菩提心或者本來面目,直接去感知,那就叫直覺。不是透過思維去感知,也不是透過想東想西去感覺,更不是透過邏輯論證,而是直接去感知,那個就是直覺。

 

※直覺就是心靈自主最高表現

 

所以,它是「思議所不及的」,能夠從菩提心直接作為,就是「率性而為」,用佛經上的話,就是「率薩埵性」而為,這樣就沒有根據什麼理由。通常我們要做一件事情,是因為有個理由我們才會去做,而沒有理由,從菩提心直接作為就是率性而為、率薩埵性而為,直覺就是這樣。能夠達到這個程度,就是心靈自主的最高表現,這個時候,你的心靈不會受到外在的那些條條框框的左右和限制,心裡面的東西就能直接發出來了。

 

很奇怪哦!講到這裡,大家好像覺得很深奧!事實上,很多人都在用哦!我知道很多女生,要試探她的男朋友是不是真的愛她,都要試到這個程度的!都是要測試:不是因為她很有學問,她長得漂亮,她家裡很有錢,所以你才要娶她,如果是這樣,她心裡面會覺得不舒服的。她希望你愛她,都是發自沒有理由、沒有原因的,就是要愛她,這樣子的愛,她心裡面才會覺得滿足,不能確定的時候,就要來試你,我知道很多男生被試得很痛苦。

 

這樣子的愛、「直覺」的這種狀態、這種的率性而為,是好多人心裡嚮往、想得到的。可是,講也講不出來,做他又會做,真是很奇妙。現在,我把它說出來,大家又覺得很深奧、很難懂,真是很好玩的事情!

 

※恢復直覺的方法

 

好,那我們怎麼恢復直覺?就要像前面說的那樣,追本溯源,回溯回去,找到自己的本心、本來面目;另外就是要放掉執著,對內心的那些執著或者是假設、認定,都把它放掉;再來就是學習靜坐,就可以恢復直覺。

 

※佛法講的覺性是所有一切「真」的根本

 

用我自己的例子來說明:我從很小的時候,就知道自己在找一個東西,可是我不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?但是,我曉得我要找一個東西,這個就是我的願性。後來上中學的時候,我以為自己要求的是「真」,當時的學生,以為物理就是在求真,所以,我就去學了物理。學到後來才知道,原來物理也不是真的,為什麼發覺它不是真的呢?因為那些大科學家都說:「你們有辦法的話,隨時可以推翻我的定律。」可以推翻就表示那不是真的。那個時候,心裡很痛苦,學了半天,原來那些都還不是真的。可是我還是想求真,所以就開始去學佛,學佛之後才曉得,最真的「真」就是我們的「覺性」,也就是禪宗講的「本來面目」。禪宗講「能、所」,我現在把它改成:「能知能覺」簡稱就是「能知」,「能」就是「能知」;「所」就是「被知」,這樣子比較現代的話。「被知」就是只要被我拿到、被我想到、被我看到、被我聽到,都是被知。能夠去看這些被知、聽這個被知、摸這個被知,看這個被知,是誰呢?就是「能知」。

 

像這個東西擺在這裡,你會覺得這是被你看到的嘛!對不對,這就是被知!只要有被知存在,一定有能知!沒有能知,你怎麼會覺得這是被知呢?當你覺得這是被知的時候,一定有一個能知在。可是,這個能知,就沒有被注意了。「真心」在那裡呢?就在「能知」這裡,就在所謂的「能知能覺」這裡,這才是真正所謂「真」的根本。

 

釋迦牟尼佛的另外一個稱號就是「無上正等正覺」,而「無上正等正覺」跟我講的「純粹的能知能覺」的意思是一樣的。所以,佛法講的「覺性」,就是講能知能覺,這個才是所有一切「真」的根本。

 

後來我才知道,自己真正要找的是「覺性」,說穿了就是求佛法。這個願望,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有了,可是要經過這麼長的人生,這麼多波折以後才弄清楚。這股往前追尋的力量是從那兒來的呢?其實就是靠「願性」的力量在推動的。從這裡,你就知道願性對人的影響是很大的,當你深藏的願性實現的時候,你是非常快樂的,你會覺得,什麼都不需要,這個就夠了。

 

好,我想就講到這裡。謝謝各位。

 

※頓悟與漸修兩者並重

 

問:請問老師,經過今天的演講,我感到滿好奇的,像進入到覺性,是頓悟還是漸進式的?率性而為還有學習靜坐,對我來講有點模糊,是不是再闡釋一下?

 

答:事實上,頓悟和漸修兩個都要。漸修就像我們數學裡面:如果這裡有個點,我有另外一個點,要趨近它,我每次都走一半、走一半,那是無限的趨近,但是,永遠到不了。最後要到得了,不能那樣漸進、漸進,所以,最後那一頓,是前面做了很多的漸修以後,這麼一頓!因為那是從有到無的變化,那個變化你沒有辦法用漸修的方式進去。那你說:我不要漸修就等那一頓,這樣是得不到的,那一頓是漸修之後才有資格做的。

 

至於說率性而為,你必須先悟了「本來面目」(「菩提心」、「真心」),也可以說到了「無上正等正覺」這個水準,你才能夠率性而為。如果沒有到這個水準,那你率的是「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」的根性,也就是率的是識心,不是真心,那就有可能會胡作非為。

 

※靜坐的目的

 

靜坐是什麼?粗分我們的心,可以有兩種層次,上層是本來面目,下層是識心。本來面目是不生不滅的;識心是生滅的。所謂生滅心就是一下子這樣想、一下子又那樣想,這就是生滅。所謂的「不生不滅」就是不會生出來,也不會消失,一直穩定地在那裡,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的。靜坐的時候,可以把生滅心安靜下來,生滅心安靜下來以後,不生不滅心才容易顯出來,這就是靜坐的目的。

 

問:用各種方法在學習靜坐,恢復所謂的自性的過程中,佛法的末那識、阿賴耶識,與西方的潛意識,如何很自然的去導入,區分清楚?

 

答:我們的識心是很複雜的。從「十二因緣」來看,所謂的識心是什麼?從「名色、識、行、無明」,這是「識心」,這邊的「本明」才是「不生不滅心」。識心的構造很複雜,「末那識」就是指「行」,「無明」就是「阿賴耶識」,這個部分,就是西方所謂的潛意識。潛意識的意思,就是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有這個東西,當然,它的意思也就是無明的意思,無明的含意跟潛意識的含意是類似的。我們靜坐的時候,你說,這些東西我們怎麼區別啊!那難哦!一般人大致上他可以區別的,是名色和識這個地方。所以,你靜坐的時候,先把識心靜下來,直到這個成功了以後,你間接的才會進到本明這裡,是有步驟的。

 

※識心受的磨練愈多,直覺就越強

 

問:老師,您剛才說直覺是最高境界,同時也舉了很多例子。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,我們在生活中,有很多的經驗,腦子裡累積了很多的記憶,是不是就會有很多的直覺能力。就日常生活中比較低層次的直覺來講,年紀愈大,經驗愈多的人是不是直覺就愈強?另外,是不是有很多人,天生就具有直覺的能力,那是他前輩子帶來的嗎?

 

答:很多人對直覺有誤解,好像一個人最好不要讀書,不要有很多知識,直覺才會強。不是,事實上,直覺就是在「本明」這邊直接來用,但是他還是要透過「十二因緣」才能顯出效用。所以直覺本身要接受這個身體,這個世界,不斷地互動、回饋,才會強的。不是「本明」以下都不要,大家對直覺實在不了解,所以有很多誤解。直覺它是要獨立,但不是沒有關聯。

 

直覺要靈敏,還是要有很多經驗。譬如說,當你開車的技術很熟練的時候,是不用思考去開車的,即使是非常困難的停車空間,也可以毫不費力就停進去了,這就是靠直覺。如果你沒有那麼好的開車經驗,能憑直覺就停進去嗎?又譬如有醫術精湛的老醫師,常常看一眼就知道病人是什麼病,他用的就是他的直覺,如果他沒有足夠的經驗是不可能有這個直覺的。

 

所以,直覺並不是無中生有、單獨存在的,它是跟你的識心有互動、回饋的。對某些事情,經驗愈多,識心受的磨練愈多,直覺就越強。但是我們的教育和我們的文化,都是否定直覺的,所以,我們受的教育越多,工作的時間越長,直覺被否定的次數就越多,最後就萎縮掉了。小孩子的直覺好像比較靈敏,是因為他的直覺被摧殘的比較少。如果我們的教育文化,是接受而且鼓勵直覺的,那麼人愈老、經驗愈多,直覺就愈強。

 

※被知的都不是能知

 

問:老師,再請問您兩個問題。我一個叔公九十五歲,他靜坐大概四、五十年如一日,每一次跟他談話,都會有很多生活上的體會。有一次問他:聽說靜坐有可能會走火入魔?他說:「會,但是沒有辦法解答。」第二個,我們有沒有前世、來世?這個當然跟今天的主題沒有相關,但是,好像可以延伸到這個層次。

 

答:走火入魔是有的,當你有執著的時候,有可能會著火入魔。所以,來圓覺宗學的人,我都會教他們一個東西,教他們一個什麼東西呢?就是教他們一個:「被知的都不是」,這個就可以避免走火入魔。被你知道的,就是被知的,被知的就一定不是能知,那我們要求的是能知啊。所以,用完整的話來講,就是:「被知的都不是能知」,因為能知是佛性、自性、本來面目,而我們要求的就是本來面目,所以,被知的都不是,這樣的話,就不可能走火入魔。

 

第二個:有沒有「前世、來世」?有。當你承認有心靈,那就有靈魂。只要靈魂是存在的,就有所謂的前世今生。如果你否定靈魂存在,那就沒有了。那麼,我們問:「心靈存不存在?心靈是什麼?」心靈到底是什麼東西?大家能夠舉例說明嗎?很難,對不對?物質是什麼?大家都知道了。

 

我們把這個世界,分成兩個部分,一個是心、一個是物。心就是心靈,物就是物質。在這個世界上,我們經常這樣分類,可是,物是什麼,很容易定義,心到底是什麼?好,我用另外一個東西來問:一個是能知,一個是被知。這個宇宙我也可以把它分成兩類:一個是能知、一個是被知,不是能知就是被知,全部就是這兩類。

 

能知是什麼?被知是什麼?我們先看,像這個筆,被拿的就是被知,我不拿就掉下來,我的手能拿就是屬於能知。但是,講到純粹的能知,就比較有深度了,我今天也沒有時間講。

 

那麼,我們就問:「心」屬於能知還是被知?「物」屬於能知還是被知?我們先問這個好了,物是屬於能知還是被知?它一定是被知嘛!是不是?心屬於能知還是被知?至少有一個把握,比較偏向能知。

 

所以,如果我這樣子定義的話,就很清楚了。心就是能知,物就是被知。當我這樣子一定義以後,心,哦!原來是能知,那心存不存在?是存在的,因為每一個人都有。

 

每一個人都有能知,我站在這兒,你看見了,你就有能知,你如果沒有能知,你怎麼能看,你就看不見啊!所以,你的能知是存在的,它就是你的心。所以,你用能知和被知來定義心和物清楚得很。

 

如果你沒有這個能知,你能說我也不相信你能說出來,你要反對也反對不出來。所以,我們確定我們有能知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從真實面、實際面來看,這是真實的。既然能知就是心,所以,心靈是存在。心靈存在的話,靈魂就會存在。所以身體死掉、壞掉的時候,能知並沒有壞掉,能知沒有壞掉,心靈就不會壞掉。所以,它就會以我們所說的「靈魂」這樣子的狀況存在。沒有壞掉,一直存在,就會有現在、過去和未來,所以,根本綿延不斷,這個部分是不生不滅的。

 

(編按:2005106梁乃崇教授應飛安委員會之邀,演講「理性、感性與願性」此一主題,講稿由張春美記錄,黃秀真、曾煜隆整理。)